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仲富兰的博客

存上等心,结中等缘,享下等福。

 
 
 

日志

 
 

民俗博客(461)图文(243)思想者   

2015-11-22 21:13:00|  分类: 民俗,上海,城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与“下海”:上海城市的起源

——仲富兰教授在2015“上海第四届文化资源保护与利用论坛”上的演讲



民俗博客(461)图文(243)思想者 - 仲富兰 - 仲富兰的博客


仲富兰教授近影

思想者小传

仲富兰 上海市人,毕业于复旦大学哲学系,上海市民俗文化学会会长、华东师范大学民俗学教授,博导。已出版《中国民俗学通论》(三卷本)、《越地非物质文化遗产综论》、《水清土润:江南民俗》、《上海民俗——民俗文化视野下的上海日常生活》、《民俗传播学》、《图说中国近百年社会生活变迁·服饰、饮食、民居》(四卷本)(2001年为韩国出版机构出版韩文版)等多部著作,部分论著被译为英、俄、日、韩等国文字。另有大量论文和文章散见于海内外报章杂志,并承担多项国家与上海市研究课题。

 

□有“上海”,自然就有“下海”,因为它们本源于吴淞江的两条支流“上海浦”与“下海浦”,至今仍然是上海市区最为精华的地段

□至今尚存或遗迹尚存的风物庙宇,以及附着的故事,都是古代上海市镇富庶的见证,绝非“小渔村”可言。其实,上海是具有深厚底蕴的历史文化名城

□因为榷酒,宋代设立“上海务”,催生了一个新兴的上海镇;到元代由上海镇设县,原华亭县升格为府。谁会想到“上海务”在千年之后会成为闻名遐迩、令世界瞩目的国际大都市

 

2007年,我在拙著《上海民俗:民俗文化视野下的上海日常生活》中,曾经分析过上海是一个中西合璧、古今相通、雅俗共存、包罗万象的“海”。但是,如果追问一下,这个名闻遐迩的“上海”为什么叫“上海”而不叫别的名称?对此,我查阅了不少前贤的著述,获益良多,但也感觉云里雾里、语焉不详,尽管随着“上海热”的升温,特别是上个世纪30年代,各种上海主题出版物叠床架屋,还是未能解开我心中的谜团。本着对“上海”城市起源的浓厚兴趣,促使我对上海城市史,从民俗学与历史学结合的视角做一番探索与追寻,向大家请教。

 

吴淞江支流:上海浦与下海浦

 

作为“东方水都”的上海,充沛的水系如同血管一样构成了上海横塘纵浦、河湖港汊的优美自然风光。正因为上海与水的亲缘关系,有关水的名称在上海门类齐全,在全国也是屈指可数,常听到的有江、河、浦、泾、沟、塘、港、浜、湖、淀、泽、荡、湾、汇……宋朝郏《水利书》云:“吴淞江南岸有大浦十八条,其中有上海浦、下海浦。”吴淞江上“十八大浦”的名称分别是:小来浦、盘龙浦、朱市浦、松子浦、野奴浦、张整浦、许浦、鱼浦、上澳浦、丁湾浦、芦子浦、沪渎浦、钉钩浦、上海浦、下海浦、南及浦、江苎浦、烂泥浦。其他见之于方志和史书的小浦,不计其数,其中有一些地名一直沿用至今,如上海、三林、周浦、月浦、吴泾、江湾……足见太湖流域古河道水文化的强大魅力。

吴淞江古称松江,亦称松陵江、笠泽江,晚清时在上海境内的河段始称苏州河,据说租界开辟后,英国人感于这条河“可通往苏州”,遂称“苏州河”。其实,清代吴淞江河道逐渐变窄,冠以“江”名难副其实,清末就有人根据吴淞江上游来自苏州,遂以“苏州河”相称。吴淞江古有“五汇二十四弯”之称,旧时南支96条,北支82条,由于地势平坦,河网密布,无明显流域界限。南宋逐渐改称“吴淞江”,源出今江苏省吴江县南之太湖瓜泾口,为古之“三江”之一。《尚书·禹贡》上有“三江既入,震泽底定”之语。“震泽”则是太湖的古称,“三江”指松江、娄江和东江,其中松江即吴淞江,这句话的意思是:只要三江畅通安定,太湖流域自然平安无事。在西晋以前,吴淞江河道十分宽阔,是太湖下游主要出水口。

从烟波浩渺的太湖一泻东来,古代的吴淞江非常宽阔与壮观。清嘉庆《上海县志》卷三记载:“唐时阔二十里,宋时阔九里,后渐减至五里、三里、一里”,简直比现在的长江口还要宽。从唐宋文人墨客对沪渎两岸风物的记载,如静安寺、通济龙王庙、芦子城(即沪渎垒)、沸井浜、青龙塔等的歌咏,可见当初的许多风物和人情,如青龙镇成为对外航运港口,沪渎的水产集贸市场,南跄口与江湾新兴的盐场等,呈现出吴淞江下游的社会人文繁荣之景象。

唐宋以后,长江三角洲下沉,泥沙在河口地带大量堆积,原来宣泄太湖水入海的三江,因海潮的倒灌,东江和娄江相继淤塞,吴淞江也日趋束狭,堵塞了太湖水的入海去路。于是发生泛滥,使太湖中部平原洼地沼泽化。太湖本身水体面积扩大,并在其东、北部先后形成了大小零星的湖泊。宋元及其后,是太湖水患最为肆虐的时期,对吴淞江的治理益发紧迫,由此也出现了一批体恤民情、专于治水的能吏。明代,户部尚书夏原吉接受幕僚建议,认为范家浜可以从南跄浦口入海,如果把吴淞江的支流大黄浦与范家浜打通,并挖深拓宽,就可上接泖湖、太湖之水,彻底解决水患问题。永乐元年(1403年),疏浚范家浜工程开始,一年之后,黄浦形成“阔二里余”的河道。明成化八年(1472年),在杭州湾筑成海塘,使流入杭州湾的河道堵塞,本来流往杭州湾的河流也逐渐汇入黄浦。此后,黄浦总汇杭嘉湖平原各条河流之水,又有太湖、淀山泖等水源从上游顺流而下,“水势遂不复东注松江,而尽纵浦水以入浦,浦势自是数倍于松江矣”,最终形成“黄浦夺淞”的局面,黄浦江成为太湖主要的入海水道。

经过多次疏浚治理,黄浦终于成为一条浩浩淼淼的大河,逐渐取代吴淞江成为上海的水上大动脉。吴淞江与黄浦江发生倒置,黄浦江的地位日益显著,《弘治上海县志》中称:“百余年来,人物之盛,财赋之夥,盖可当江北数郡,蔚然为东南名邑。”从此,上海城市的发展重心也转移到了黄浦江沿岸。

上海浦和下海浦同为吴淞江近海支流,因分别处于吴淞江下游的上下段而得名。上海浦起自今十六铺以东,北上抵今外白渡桥附近,朝东折向今浦东陆家嘴,再往北在今嘉兴路桥处入注吴淞江。当时,吴淞江已穿越今上海市区出海,而黄浦(近代始称“江”)仅流到今十六铺以东,上海浦恰好将两者贯通。及至明代,吴淞江下游壅塞,于是开浚旧河道引黄浦直接从吴淞口出海,并使吴淞江从今外白渡桥处汇入黄浦,形成现在的江浦格局。由于水系的变化,上海浦受到黄浦侵并,其名逐渐湮没。根据历史地理学家的研究成果,上海浦汇入开凿后的黄浦江,其位置相当于今黄浦江外滩至十六铺江段。下海浦呢?据有关学者考证,下海浦约在清乾隆年间被填没,据说故址在今虹口海门路一线,只剩下孤零零的下海庙,仿佛还在诉说着下海浦的历史。

据说,1955年,毛泽东来上海视察,在黄浦江上游览,他突然向陪同人员发问:“你们知道上海,还有个下海吗?”在场的人,无言以对,谁也回答不上来。毛泽东说:“应该有。”对于这则坊间传闻,难辨真伪。不过,有“上海”,自然就有“下海”,因为它们本源于吴淞江的两条支流“上海浦”与“下海浦”,而且至今仍然是上海市区最为精华的地段。

 

上海开埠之前是“小渔村”吗?

 

近年来,我们欣喜地看到上海考古学家取得的丰硕成果,它证明了上海文明的遗迹有七千年,但若要佐证上海城市的起源,论证上海市镇的萌芽,一直是历史学家的难题,因为历史上,上海一直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滨江临海之地,从未做过一省的省城,甚至连府治也不是,它的状态几乎游离于封建王朝的行政视野之外,由于这个缘故,历史文献上有关上海市镇变迁的直接记载很少。而以往的研究又完全依赖传统文献,能获取的文献资料,数量都相当有限,这给研究上海古代的城市空间形态与结构造成很大困难。

著名历史地理学家谭其骧教授1962621日在《文汇报》发表《上海得名和建镇的年代问题》,他认为:“从聚落的最初形成到发展到够资格设置酒务,又当有一段不太短的过程,因此,上海聚落的最初形成亦即上海之得名,估计至迟当在五代或宋初,即公元第十世纪。”谭先生依据的文献是 《宋会要辑稿》“食货十九·酒曲杂录”,这部清嘉庆年间由徐松从《永乐大典》中辑出的宋代官修《会要》之文,应该是可信的。这个聚落之所以得名上海,是因为它位于松江(吴淞江)下游一条支流上海浦的岸边。谭其骧教授的深刻洞见,实际上廓清了上海得名与建镇年代的诸多谜团,他的见解是很深刻的。

多年来,上海人也好,外地人也罢,甚至连一些上了点年纪的上海人,说起上海来,都觉得它是由一个“小渔村”演变而来。事实果真如此吗?据我所查考的典籍,上海浦与下海浦之间的这块土地,是名副其实的风水宝地。民俗学研究既要依靠文献记载,又要重视这块土地上的风物和传说,不能因为正史没有记载而忽视它的“活态”价值。我们能否转换一下研究的思路,从古代上海浦与下海浦周边至今依然活着的遗存来做一番反证。

打开古上海历史地图,从上海市区的“活物”进行考察,以静安寺为中心,该寺东面的龙华寺和西面城隍庙,这三大寺庙道观,恰恰就在吴淞江支流上海浦的岸边。民俗学中谓“民间信仰”一般是指信仰并崇拜某种或某些超自然力量,一般都以万物有灵为基础,以鬼神信仰为主体,以祈福攘灾等现实利益为基本诉求,自发在民间流传的一种非制度化、非组织化的一种信仰存在,倘若那个时代上海只是孤悬海边的一个“小渔村”,别说它无法承载,甚至完全托不起这三大寺庙道观,也无法解释这三大古刹与道观兴旺的香火。事实上与这三大寺庙道观周边存在的都是富庶的自然村落与市镇。

静安寺,相传始建于三国吴大帝赤乌年间(238250年),初名沪渎重元寺,也称沪渎重玄寺,原址在吴淞江北岸(极可能位于今潭子湾一带,实地已经难以考证)。唐代重元寺更名为永泰禅院。北宋宋仁宗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改永泰禅院为静安寺,沿用至今。南宋宁宗嘉定九年(1216年),寺僧仲依因寺的基础被江水冲汇,“有倾圮之虞”,乃迁于现址。据光绪《重修静安寺记》碑云:“沪渎迤西行四五里,蔚然环村落间者,曰芦浦,有古丛林居僧焉,则静安寺也。”可见南宋时代静安寺的状貌。元明以来,静安寺屡次修建。当时,包括重元寺旧址及静安寺现址,有赤乌碑、虾子潭、陈朝桧、讲经台、涌泉、沪渎垒、绿云洞及芦子渡,史称“静安八景”,没有旺盛的人气和经济力量,哪里会有明清以来逐渐形成的浴佛典礼,以致形成每年四月初七至初九的静安寺浴佛节庙会?

再看龙华寺,始建于吴大帝赤乌五年(242年),有康僧会立茅弘法,龙华塔则始建于赤乌十年(247年),千余年来,寺与塔屡圮屡建,有宋一代,历代帝王,不断赐帑赐田,可见龙华寺已经有很大规模。元灭宋,龙华寺也未遭破坏,元末,龙华寺被毁,惟龙华塔独存。龙华寺自古为弥勒菩萨道场。五代时,已经形成自然村落龙华村,元代龙华街市初具规模,明代龙华寺已成繁华市镇,诗人每以“龙华晨钟”、“龙华午泊”、“龙华夜泊”为题,赋诗记述其繁华。龙华港上的“百步桥”,为南来北往必经之途,三月三的龙华庙会逐渐形成,万众云集,万头攒动,洋洋大观,此情此景又岂是“小渔村”所能担当?!

再看沪上道教宫观丹凤楼,原址在上海城墙东北角,始建于南宋度宗咸淳七年(1241年),元末毁于兵祸,明万历年间重修。是沪上最知名的景观。在上海城墙拆除之前,这座道观是上海名胜之一,也是城里的最高建筑,有点像今日之东方明珠塔,担负着望全城的功能,1913年上海拆城后,丹凤楼也被拆除,现在新开河之南耸立在人民路上的厚德大楼,就是丹凤楼旧址,旁边一条路就叫丹凤路。其他诸如地处静安寺与龙华寺之间的淡井庙,为沪上道教观宇,庙址在今永嘉路12弄内,始建于南宋末年,当时上海尚未设县,地处淡井村,庙内有一口井,井水味甘,而上海因地处近海,这口淡水井便被认为“味甘”而甚为罕见,宋咸淳年间(12651274年)上海设镇,淡井庙成为华亭县城隍神设在上海镇内的一座行宫。还有南京路上的保安司徒庙,俗称虹庙、红庙,浦东源深路上的钦赐仰殿(太清宫)以及元代志丹苑水闸遗址,例多,不备举。

这些至今尚存或遗迹尚存的风物庙宇,以及附着的故事,都是古代上海市镇富庶的见证,绝非“小渔村”可言。其实,上海是具有深厚底蕴的历史文化名城。宋神宗宋熙宁十年(1077年),北宋设立的“上海务”榷酒税务机构,因其紧靠上海浦,滨江临海,地理位置得天独厚,人气很旺,交易繁忙,税收大增,在两浙路十七个酒务中排名靠前。这个机构成为南宋咸淳年间(12651274年)上海建镇的一个预演和先声。

 

从酤酒盛市到贸易大港

 

上海建镇的时间虽尚未发现确切的记载,但从《弘治上海志》卷五所载宋人董楷《古修堂记》及《受福亭记》可以肯定,是在南宋末的绍熙四年(1193年)至咸淳三年(1267年)之间。这种观点已得到多数学者的肯定。期间,还有上海镇市舶分司的成立,表明上海镇已取青龙镇而代之,成为华亭县的主要外贸港口。到南宋末期,上海镇已是“华亭县东北巨镇”。看来,因为榷酒,宋代设立“上海务”,催生了一个新兴的上海镇;到元代由上海镇设县,原华亭县升格为府。谁会想到“上海务”在千年之后会成为闻名遐迩、令世界瞩目的国际大都市。可以说,纵观世界文明史,非自然村落因酒成名的大都市唯有上海,独领风骚。

北宋年间有着这样的社会背景,即宋代前承汉唐之制而有进一步的发展,又开启明清乃至近代社会历史变化的端倪,显现出中国封建社会历史转折的新特点。宋代的酿酒业,在唐朝普及和发展的基础上,得到进一步的普及和发展,处于中国酿酒史上的提高期和成熟期,大量酿酒理论著述问世、蒸馏白酒的出现,酤酒商贾继承和发展唐代经营思路,标志着酒文化的成熟和发展。建立在上海浦周边的“上海务”也是顺势而为,粮食的丰足,酿酒业技术的成熟,酿酒作坊星罗棋布。宋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前后,上海成为酤酒盛市,酒坊、酒窖、酒库、酒肆星罗棋布,朝廷置“上海务”,本身就是对酤酒产业的一种控制。如果没有这样的基础,朝廷向谁去收税呢?!

宋熙宁年间(l068l077年),江南地区贸易中心逐渐转移到华亭东北地区,这里形成的聚落,慢慢向村镇的雏形过度,由聚落而村社,再变成初具规模的小镇。到了南宋咸淳年间(12651274年),由于吴淞江的淤塞,一些较大的商舶难以进入华亭县最主要的港口青龙镇,转而至上海务停靠,政府为此在上海设立主管商船税收的市舶分司。市舶司的衙门设在后来的上海县署内,据考在今小东门方浜南路的光启路上。

宋史专家王曾瑜在《宋代的上海》一文中说:“总的看来,上海在北宋时,仅设酒务,直到南宋后期,大约增设了市舶分司、巡检司和商税务……元初很快在上海设市舶司,作为海运粮站,并且破格升县。上述行政地位的变迁,正是上海有优越的地理位置,加之人口繁衍、经济和贸易兴旺发达的结果。”这个看法还是公允的。至宋元之际,上海已以巨镇相称,镇上有市舶司,有榷场,有酒库,有驻军,有官署儒塾、佛宫仙馆,商铺林立,鳞次栉比,成为华亭县东北一巨镇。元至元二十七年(1290年),松江府知府仆散翰文以华亭县地大户多,民物繁庶难理为由,向朝廷提议析置上海县。次年,朝廷批准了这个建议,析华亭县东北的长人、高昌、北亭、新江、海隅五乡地置上海县,县治就在宋代的上海务。

上海镇在青龙镇的东南,同治《上海县志》卷一“疆域”记载,宋熙宁七年(1074年),宋朝政府就在这里设镇,同时设立“市舶提举司和榷货场”。清嘉庆《上海县志》载,当时的“市舶提举司”设在龙华附近高昌乡以西。以此来分析,上海镇的地域就相当于今黄浦区小东门十六铺的岸边。

还在青龙镇处于长江口主要港口地位时,由于吴淞江经常淤塞,上海镇就已经开始发力了。后来青龙镇淤塞严重,船舶进出困难,上海镇逐步取代了青龙镇的地位,成为长江口的主要港口。到元至元十四年(1277),元朝政府在上海设立“市舶司”,与广州、泉州、温州、杭州、庆元(即今宁波)和澉浦并列为全国七大“市舶司”。这时的上海镇已成为全国屈指可数的重要港口了。

上海县的设立,是古代上海城市发展过程中的第二个转折点,它标志着上海从许多普通江南市镇中脱颖而出,成为县级政治中心之一。上海也从一个普通的小镇,上升为一个县级规模的政区。明末清初,上海的行政区划又进行了沿革,逐步形成了接近今天上海的规模。

 

作者:仲富兰

原载20151121日《解放日报·思想者》

 

  评论这张
 
阅读(128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