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仲富兰的博客

存上等心,结中等缘,享下等福。

 
 
 

日志

 
 

教师节感言:“三不学我”  

2008-09-09 22:18:00|  分类: 心情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师节感言:“三不学我”

 

 

仲富兰

 

 

    明天就是教师节,前几天,一个在媒体工作的学生给我发来邮件,要我给他们的报纸写几句教师节感言。我想了半天实在写不出什么,缘由是自我感觉实在太平淡了。

    晚上在网上浏览,不经意间读到我曾经指导过毕业论文的学生——从重庆来上海求学的张焮(网上笔名“东辛”)写的文章,那篇文章贴在他的博客上,且看东辛是怎样评论我这个为师的:

 

    致谢

  

  如果这世上真有所谓天堂的话

  那就是师大丽娃河边的一草一木,一沙一石

                                        ——宋琳

  

      东坡有言“非人磨墨墨磨人”,文章之事亦然。论文开题以来,我就

    被庞杂而又琐碎的史料文献磨来磨去,“磨磨蹭蹭”磨到了现在。半夜里

    标注好最后一个注释,我终于是松了一口气。论文算是完了吧,看着本科

    阶段最好的“作业”,我竟无端端发出这般疑问。

      刚开始满是对储安平资料少且难找的埋怨,之后是茫然面对大量文献

    不知所措,再到后来就是手里拿着零零星星从各种著作中抠出来的材料却

    无从下笔。到了那个时候就真明白做历史个案之不易了。

      我想如果没读《往事并不如烟》,没有储安平带给我那挥之不去的悲

    伤的话,我是不会贸然闯进自己并不擅长的历史个案研究中的。也正是这

    种久久不能平复的悲伤推促着我到故纸堆中去亲近储安平。这个“以天下

    为己任”的书生,以舆论“干政”的新闻人,把他的一生都献给了这片土

    地。理想主义的储安平,即便面对性命危险都不易其志,最终他为此付出

    了惨重的代价。他的生命是超越现实功利直指精神化的理想乌托邦的,这

    就造就了储安平生命中不能逃脱的悲剧性。但他终究还是胜出了,是意志

    的凯旋。

      储安平是牺牲的一代,但他们给后世做出了很好的表率。是的,我相

    信理性宽容自由民主的火种不会熄灭,我也相信理想世界图景的可能,我

    更相信总有一代人会实现我们的梦想。是的,总有一天在中国大地上,以

    客观独立为基本准绳的刊物会重新出现,如储安平般屏弃功名利禄全情投

    入通宵达旦为理想而战的编辑记者会重新出现。那时,“不知道黑格尔无

    所谓,不知道路易威登就成为可耻”的社会就将终结。

      四年前,我只身一人从渝地来沪,求学于此。当时前门的高架恶狠狠

    地挡住了我远眺的目光,幸得有丽娃河,她的灵气与胸怀,让严酷的现实

    尚未磨灭我内心深处对梦想的渴望。是丽娃河,让我至今依然无悔地上路,

    为理想的梦心醉神迷。

      在这里,我要衷心感谢我的论文导师仲富兰教授,他的宽容与信任使

    我到得以慢慢悠悠进入自己很是陌生的领地游历了一番,还勉力完成了这

    篇论文。对储安平材料的梳理中,我也时常想起我这位“平生痴书原性情,

    不贪人间一浮名”的老师,他身上同样有着一种书生气,同样有着强烈的

    社会关怀。他的言传身教,不论是为学还是为人上都使我受用不尽,以及

    他一直以来对我的鼓励和关照,更是让我获益匪浅。

      借此机会,我还要感谢在我成长路上“传道授业解惑”的所有老师,

    四年丽娃河畔的点点滴滴,我都铭记于心。

 

    东辛把我说得有点过了,他的那篇写新闻界老前辈储安平的文章,做得相当认真。由于我的要求甚严,几易其稿,东辛在图书馆翻故纸堆做得很辛苦。储安平老先生是我们新闻工作者的前辈,也是一个悲剧式的人物。前些年我读《往事并不如烟》,读得我不禁潸然泪下。我也做过多年的新闻记者,特定气候下的媒体生态环境,说起来过于伤感和复杂,我就不说了。要说做教师,对我而言,只是一个“半路出家”,既没有什么经验,也没有什么成就,但是,在教学教学和科研岗位上,我常常用诗人臧克家的话来激励自己:“在光辉坦荡的大道上,你没忘记过来路上的辛苦。在光荣的地位上,你时时记住自己是平常的人”,从容淡定论教,刚毅坚卓做人,以草根的情怀,不辜负“人民教师”的美称。

    在课业和教授知识上,我是一个严格近乎严厉的人,课堂上我多次发过火;但课下我又是学生们的师长与朋友,这种“亦师亦友”的关系,许多同学把我当成他们的知心朋友,许多学生都愿意与我谈谈心里的真切感受。我也曾经想端个架子,摆一下师道尊严,可是由于我对教师一行的“行规”知之甚少,浸染不深,我学不会。就以重庆来的小伙子东辛来说,那个学生是一个“敏于事而讷于言”的“美少年”,他不像一般的学子,平时言语不多,但我知道他的内心有火一般的激情。要原谅他的近乎忧郁的沉默,更要设法激起他心中的向往。从他写给我的作业来看,这个年轻人对当下的社会现实有自己很独特的视角和思考。不是我掠人之美,看东辛的文章,这小伙子很像三十年前的我。我平时也喜欢思考,没想到把这种“忧思”也传染给了我的学生。

    说到这里,我不免自责起来,我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就像过去一个政治人物所说过的,“我们老了,无所谓了”。但青年人功名前程不可限量,未来是属于青年的。有鉴于此,我特别惧怕“误人子弟”,特别不希望有志青年像我这个半老头子。为此,教师节之际,暗自发一宏愿,告诉我的学生,“三不学我”:有追求荣华富贵者,千万不要学我;有追逐升官发财者,千万不可学我;有媚俗取巧逢迎者,自然也学不得我!因为我实在平淡,秉性又实在过于鲠直。

    我就是这样的凡夫俗子、芸芸众生中的一个“草根教授”。前些年,我曾经在我的一本著作的“后记”中这样写道:“我这个人,是个‘拙人’,既没有许多聪明人的‘悟性’,也不具备见风使舵的‘乖巧’,是属于快人快语、一个心眼实到底的那种人。生平既无显赫的家世,也无官场的背景,少年时候,是在一对善良敦厚的平民父母养育下成长起来的平民子弟;如今自己也是一个达观知命的平民百姓”,一辈子也是研究平民的学问,平和待人,平实做事,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四平”如我,感觉已经很满足了。

 

                                              戊子年教师节前夜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