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仲富兰的博客

存上等心,结中等缘,享下等福。

 
 
 

日志

 
 

连载(12)学科的包容与兼收并蓄  

2008-07-18 08:14:00|  分类: 学习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连载(12)学科的包容与兼收并蓄

 

    传播学本身是一个气象万千的宏大体系,并不是光是新闻传播一门,要说新闻传播,目前的中国还没有开放到足以与西方大众传播相比照的程度,老实说一句,中国的大众传播体制虽然历经厘改,取得了进步,但总体上依然故我,自成体系,在许多方面与美国的大众传播不可同日而语的。倘若传播学仅仅是为大众传媒安身立命,我看,就用不着将传播学译介到中国来。而现如今的大众传播特别受到青睐,而语言传播向来没有市场的怪象决非个别的情形,因此在中国传播学界,不存在是否会发生语言传播与大众传播之间的合流。这种现象使中国的传播学在发展中不可避免地产生一些误区。现在一说到传播学,对其研究的内容、对象、基本理论和研究方法,总是离不开拉斯韦尔关于大众传播的五W模式及其引申出对的大众传播五方面的研究,这五个方面是①控制分析;②内容分析;③渠道分析;④受传者分析;⑤效果分析;离不开传播的几个主要研究层次,如自我传播、人际传播、大众传播等。但不管哪种传播,都是通过不同的渠道,运用符号、语言、数字、图像、表情等进行交流,表达思想感情以维系人类社会,促进社会的发展。传播学其实是一门综合性学科,它吸取了自然科学的某些理论,如信息论、系统论和控制论等理论和方法。在国内的新闻传播学教育中,一般较为重视大众传播,其核心课程的内容一般为“大众传播学”,讲授传统的传播学内容,它们基本上是对传播过程与模式的分析。而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传播学的入门课程是“大众传媒与社会”,香港浸会大学传理学院三个系的入门课程是“语言与传播导论”。因此,从中国大陆新闻传播学专业的核心课程来看,中国新闻传播教育中的理念实际上与国外20多年前的情况差不多,并没有注意到要加强传播学学科的学术正当性和合理性。

    尽管传播学与新闻学有着天然的联系,但不能将传播学局限在“新闻学”、“宣传学”、“舆论学”的樊笼之中,研究传播学决不是为了舆论引导的实用主义的任务,重点还是为了传播学系统和整体的研究,尤其注重传播学的“中国化”,着力形成中国的传播学派。传播学界不少有识之士已经指出,我国传播学目前的研究状况,很难令人满意。僵化的、静止和封闭的思维方法阻滞着对这门学问的深入探讨,因为僵化意味着缺少创新与探索,停止不前;静止就容易陷入形而上学的偏面性,绝对对立或绝对化的盲区;封闭,则意味着保守、平庸和冷漠,造成了可资借鉴的原料不完整,研究对象出现大量空白点。特别是对西方传播思想和理论观点的产生背景缺乏广泛而深入的研究,对中国的国情和传播的实际状况更是一叶障目,见木不见林。几年前,有学者指出中国的传播学研究必须克服两种错误的做法,即“泛化”和“玄化”。[1]这个观点我是很赞同的,可惜也没有引起隆隆回声,传播学研究的“玄化”是指虚无飘渺,玄而又玄的观点。对于泛化,传播学研究对象的包罗万象,推断的宏论与应用知识的浅俗,使传播学成为光怪陆离的一种“玩具”。当然,这不是传播学本身的先天不足,而是一切学科刚刚走出潜科学状态的共性。它需要深度理论的支撑,也期待应用知识的广泛辐射。任何学科必须有相对的研究领域,而且要局限在同种现象的集结点上,才显现出清晰的轮廓。超越这两条界限的学科都会导致泛化。传播学无所不包,难以深入学理的内在层次,表现出蜻蜓点水的宽泛和浅尝辄止,就是难以避免的。

    其实,在一个新兴学科的发展过程中,有危机意识是好事,并不是坏事。只有这样,才能把富有中国特色的传播学建设得更好。这种危机意识可以促使我们认真地思考和讨论一些前瞻性的问题,而不是盲目乐观,或固守己见。传播学今后的发展实际上取决于如何对这个学科进行重构和定位的问题能否得到解决。无论是国外,还是国内,传播学要成为一门真正的学科,即要使传播学具有很强的学术正当性,首先必须对传播学的学科体系进行定性和定位;其次是建立一套学术规范,并在此基础上进行重构。虽然经过20多年的努力,中国学者翻译引进了许多国外的传播学著作和理论观点,但从总体上说,中国传播学研究仍没有完成这个任务,借鉴和消化吸收国外的研究成果也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对于目前存在的问题和危机迹象,我认为传播学的研究不能回避、必须回答的、首当其冲的一个问题就是传播学的研究对象是什么,即对传播学进行重新定位。

    一般认为,传播学是一门内容较为广泛的交叉学科,它是把人文科学与社会科学结合起来的一个学科门类,同时它还涉及到自然科学的某些学科领域。它具有很强的“包容”性。即可以吸纳其他各种与传播有关的学科中的最新成果,具有很强的包容性。这一方面是它的长处,另一方面又是它的短处。

(未完待续)

 

作者:仲富兰

2008年7月18日



[1] 李少南《传播学在中国的观察与思考》,香港中文大学 新闻与传播学院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