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仲富兰的博客

存上等心,结中等缘,享下等福。

 
 
 

日志

 
 

清明节前怀故友——胡毅华《清代俗语图说》序  

2008-03-25 16:29:00|  分类: 序跋杂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明节前怀故友
——胡毅华《清代俗语图说》序
 

    【按】2008年春天已经来临,过些时日就是清明节,我忽然想起了老友——已故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副教授胡毅华先生,一别已经快五年了,时光匆匆,老友越走越远,我心里的伤感慢慢的漫延开了。翻箱搜柜,找出了2005年为胡毅华遗作《清代俗语图说》写的序,贴在这里,权当献给毅华兄的一瓣心香。

 

 

 

    上海书店出版社编辑完颜绍元将胡毅华《清代俗语图说》的校样送来给我,执意要我在书前说几句话,我在捧读之余,不禁潸然泪下。胡毅华是我的好友,生前系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副教授、上海市民俗文化学会秘书长。读着亡友的遗作,仿佛能看见毅华兄那一抹温和的笑容,可如今,已算得春逝秋残,物是人非,天人永隔,实在割舍不了这一份兄弟情义啊!

 

    我想首先介绍一下这本书的学术背景和价值。清末画报出现的时代条件,大约是在19世纪末,欧洲的石印术传到了中国。利用这种新技术的民间画家们的精心创造,成为深受群众欢迎的传播萌芽中的新思想的美术工具。这本《清代俗语图说》是从清末《图画日报》辑录而来。大家知道,晚清社会的文化传播曾经出现过一种很奇特的景象——那就是“画报”一类的媒体的风行,就是许多报纸在出版发行时都定期或不定期地向读者赠送一种既像副刊又不是副刊的、附属于报纸的画报新闻纸。其中最早也最有名的是《点石斋画报》。这份画报是一份集时事政治和风俗人情于一体的画报,创始于光绪十年(1884年),每月三份,随当时上海最有名的《申报》附送。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停刊,累计共发行了6000余幅带文字叙述的图画,内容均为当时的时事新闻、市井风俗和西方科技新事物,可谓包罗万象,蔚为大观。在它的影响下,当时(主要在报业集中地上海)曾出现过许多模仿它的时事画报,一时间,附送画报成了报业的一种时尚。由于这种画报的特点是单独印刷,随报附送,游离于报纸之外,容易随看随弃,所以现在除了《点石斋画报》在1910年由上海集成图书公司出版过《点石斋画报大全》外,大多数未结集出版过。因此,经过百年沧桑变迁,现已绝少留存。清末的《图画日报》固定栏目有图画新闻、神州杂俎;不固定栏目有世俗风情画、讽刺画、射谜等。表现形式以图为主,伴有文字标题或说明。这种画报天天出版,由此可以看出这两种画报在民众中的受欢迎程度。画报为油光纸石印,画艺高超、书法俊美。在思想内容上,上至天文地理,下至市井琐闻、奇人轶事,无所不包。如某地产下四胞胎,惊呼人瑞出现;某日某氏全家七口误食河豚而亡,酿成人间惨剧等等,不一而足。画报中还有一些介绍西洋诸国新事物和科学文化知识的作品,但大量是寓教于画,充斥了封建迷信和忠孝节义之类的孔孟儒家说教。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个时期的画报中还出现了以后发展演变成漫画的讽刺画和寓意画,它运用夸张的绘画手法,抨击时弊,深受民众欢迎。这本《清代俗语图说》就是《图画日报》中的专栏内容汇编。

 

    将这部分资料汇编起来的主要原因在于它的资料价值,俗语所表现的贴近民众生活的语言习俗价值。俗语是历代群众创造的口头语汇,它题材广泛,思想活泼,风格幽默,形式凝练,是民众在世代传承中集体经验和智慧的结晶。历代流传下来的俗语为现代语提供了比丰富、生动的语言材料,现代人尤其是戏曲小说家们无不从中汲取养分,用以滋润自己的语言和文字。历代俗语为研究方言、历史语言、民俗文化者提供了丰富的素材,现在图书市场上出现了许多种俗语的汇编的著述,而这本《清代俗语图说》,则是独辟蹊径,与众不同,将俗语与图画结合的记录,多少会给我们理解一些俗语的含义,给予一种形象化的思考。后来的《上海俗语图说》可以说即是这一脉的延伸作品,所不同的是,《图画日报》的专栏重点在图,而《上海俗语图说》的重点则在说。

 

    俗语是通俗并广泛流行的定型的语句,简练而形象化,大多数是千百年来民众创造出来的,反映了人民的生活经验、智慧和愿望。如,俗语有“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善恶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许多做了坏事,立即招来报应,这个称现世报,有些贪官污吏,坏事做绝,可依然活得潇洒,因此有人怀疑这句俗语的正确性。其实,有几个贪官污吏能善始善终的,即使逃脱现世报,也不能逃脱来世报,因此,我们一定要相信因果报应不爽,努力行善事,与人为善终快乐。我们千万不要低估了俗语的社会价值,它常常会拨动人们的心弦,在很多场合常常会变得鲜活,思想的感染力得以最大的发挥,甚至会使人长久铭记,受惠终生。

 

    最后还想说的是,这本《清代俗语图说》是胡毅华在忍受病痛折磨之中辑录与撰作完成的。胡毅华兄是上海市民俗文化学会的早期同道之一,十几年来,一直与我从民俗文化学社一路走来,风风雨雨,历经坎坷,默默无闻地做了大量工作。毅华兄最大的特点是从不夸夸其谈,总是非常踏实地做,记得学社1988年12月成立之初,他就四处奔走,联络同道,我们一起编辑了一册《上海史迹与风土》,在当时堪称一纸风行,获得了良好的社会反响。后来我们编撰《图说近百年中国社会生活变迁》,胡毅华也是我最为得力的助手,为了搜集图片,复制与保存史料,毅华兄尽了他最大的努力。正当上海民俗文化学术事业兴起发展,学会也是用人之时,万恶的病魔袭来,使毅华兄英年早逝,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去年我在解放军八五医院看望他,临别时的紧紧握手,想不到竟成永诀,那一幕成为我胸口永远的痛楚,我们都是这凡世里的一介俗人,花开一时,花落一世,四季递嬗,红尘散尽,怎不令人忧伤?!送别毅华兄的这么多日子以来,我总是想着我们一起共同奋斗的日日夜夜,尤其是民俗文化学会工作遇到烦难时,谁能像胡毅华那样挺身而出,不辞辛劳,帮助我克服困难,笑望沉浮呢。

 

    我常说民俗文化学术事业是一项艰辛的事业,需要我们作不懈的追求与奋斗,而当年默默奉献、坚忍不拔的胡毅华兄虽已作古,悲伤之余,谨写本文记载前事,作为我对胡毅华兄永远的怀念!是为序。

 

    作者:仲富兰    2005年7月12日于沪上凝风轩

 

【原文刊载于《新民晚报》“夜光杯”2005年7月30日】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